见多识广:最麻烦的中药

见多识广:最麻烦的中药丸的制作过程。最麻烦的中药丸剂,你知道是哪个药丸吗?制作这个药丸要耗费的精力、物力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不妨来看看,增长见识。

见多识广:最麻烦的中药

《红楼梦》中涉及的方药品种不可谓不多,医理不可谓不精当,其中最为香艳精致的一款,当数一个所谓的“海上仙方”——宝钗所吃的冷香丸。

冷香丸虽好听,服后效验且体有异香,但其炮制过程之繁琐、用料之精巧难觅,亦是无出其右。连宝钗都说,“不问这方儿还好,若问这方儿,真把人琐碎死了!”

书中用宝钗之口对周瑞家的娓娓道来:“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,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,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十二两,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。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,和在药末子一处,一齐研好;又要雨水这日的天落水十二钱,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,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,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。把这四样水调匀了,再加十二钱蜂蜜、十二钱白糖,丸了龙眼大的丸子,盛在旧磁坛内,埋在花根底下。若发了病的时候儿,拿出来吃一丸,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。”

周瑞家的未听完先忍不住插嘴问了,“倘或雨水这日不下雨,霜降这日没有霜,小雪这日未下雪,那可怎么办呢?”无他,也只好再等下去,直等到这些材料都配齐了方可入药配制。可见这药得来实属不易。

宝钗身材微丰,宝玉曾戏谑地把她比作杨贵妃,但她却自小有个喘嗽的病根儿,偶有发作,遍请名医无效。最后,还是一个专门治无名病症的和尚下了诊断,认为这病由“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”引起,幸而她本身先天壮,还不相干,但若吃普通方药则是皆不奏效的。于是给她开了一个所谓的“海上仙方儿”,又留下一包异香异气的末药作药引子,之后便飘然离去。而宝钗吃了这药也确确实实奏效了。

俗语云,气死名医海上方。因当年秦始皇﹑汉武帝曾派人远赴海上求不死仙药,故后世称能起死回生的仙方、验方、偏方为海上方。有时,为强调药物的功效卓著,用药者往往会云山雾罩地给其中几味药物设置一些寻找障碍,以彰显其珍贵,患者在深感好药不易得之时,也有一定的心理治疗优势。

冷香丸为宝钗的专用药,书中固然有为衬托服药者淡然冷漠的性格特点之意,任是无情也动人,唯有她配服这样性味寒凉的药物。

然而,这药方的配伍炮制,却合乎医理。中医认为“花为阴,……能泻阴胞中之火”;且“白花者补”。所以此方用药皆选白色花蕊。这些花花草草对热症病人自然另有一功。而配药丸的雨露霜雪等自然水,水质清纯轻软,更易于上达肺部而增加疗效。因宝钗之喘嗽属肺部疾患,而肺属白色,用此方可达肺经,同时契合了中医五行五色归经理论。

牡丹花味甘苦、辛,性微寒,功效清热凉血,活血散瘀,《本草纲目》称其“和血、生血、凉血、治血,中伏火,除烦热”;荷花性温、味甘苦,《罗氏会约医镜》上说它“清心益肾,黑头发,治吐衄诸血”;芙蓉花味微辛、性平,《本草纲目》载其“清肺凉血,散热解毒”,可用于久咳吐血、月经过多、带下诸证;白梅花味酸微涩,性平无毒,既能疏肝解郁、理气和胃,又能助清阳之气上升,令人头目清明,同时还能治喘逆、咳嗽。

对于宝钗那发作时便有喘嗽的热症来说,冷香丸中四味花卉药都是色白入肺,清宣华盖,疏肝清热,理气化痰,恰如其分地对症,服用时以黄柏煎汤送下,以清虚热、燥湿化痰,诸药契合病机,配方也颇精当细巧。此方如今复制虽难,但其配伍理论仍有值得借鉴之处。

精彩推荐